“嗯?是他们?他们···怎么来了?”

虚空中,看着突然出现的一男一女,羽皇先是一怔,随即,忍不住惊叫了起来,一双血色的眼眸中,倏然闪过一道惊喜之色。

这刚来的一男一女,羽皇皆是不陌生,彼此都是认识。

其中,那位男子是一位老者模样,一袭青袍,仙风道骨,宛如一位得道高人,他,正是禁制之城的城主。

而那位女子,则是一位绝世倾城的佳人,看似二十四、五岁,一喜月白色的皇袍,尽显皇者高贵,三千青丝,随风飘舞,如仙临尘,倾世绝伦。

她,不是他人,正是娲蛇一族的女皇。

至于说,他们两位,为何会突然齐齐至此,会是巧合吗?

答案,肯定是否定的。

禁制城主和娲蛇女皇的齐齐出现,这一点,确实是巧合,但是,他们的到来,却皆不是巧合。

自从,几十年前,羽皇自大千佛域返回永恒仙域之后,禁制城主就曾派人,密切关注羽皇,暗自保护着他的安全。

所以啊,这些年来,羽皇的身边,一直都存在着一个隐于暗处的影子,只是他自己一直不知道而已。

而这,也是禁制城主之所以会突然出现此地的原因,因为,之前,在发现羽皇有危险的时候,那个影子,第一时间,便是通知了他···

至于,娲蛇女皇的突然到来,其实,也是和禁制城主出现的原因,差不多。

与禁制城主的做法一样,娲蛇女皇同样是派遣了一个属下,不过,她所派遣的属下,关注的并不是羽皇,而是羽皇身边的小皇。

自从,当年羽皇为娲蛇一族解除了禁制诅咒之后,娲蛇女皇便是一直在关注着小皇的情况,至今为止,也是有几十年的时间了。

这几十年来,一直都是平安无事,不过,就在前不久,这种平安无事的局面,彻底的被打破了。

娲蛇族中,当得到了小皇遭遇了危险的消息后,原本正躺在一张凤塌之上,闭目假寐的娲蛇女皇,心中骤然一惊。

本来,他想着让娲蛇族人前去相救,不过,考虑到小皇的重要性,最终,她还是亲自动身赶了过来。

同时,也正是因为这些,才会出现眼前的这一幕场景。

“禁制城主?娲蛇女皇?竟然是你们···”

虚空中,看着突然出现的一男一女,那道浑身缭绕着赤金光华的身影,先是一怔,随即,满含阴沉的道。

“居然认识我们,如此看来,应该是位熟人吧···”

听了那道赤金色的身影的话后,禁制城主眉头一挑,一双深邃地眼眸,死死的盯着,若有所思。

“哼,熟人如何?陌生人又如何?怎么,难不成,你们两个今日也要多管闲事?”微微看了眼禁制城主,那道赤金的身影,轻哼一声,声音中透着阴冷与凝重。

“多管闲事?”这时,娲蛇女皇开口了,动听的声音之中,透着无尽的冷意,“说这话,你就错了,你与永恒仙朝之间有任何恩怨,都是与本皇无关,但是,若是你要带走那位金袍男子的话,那么,此事,就与本皇有着莫大的关系了。”

“嗯?”闻言,那道赤金色的声音,神色一敛,先是看了眼自己手中,仍处于昏迷之中的小皇,随即,又看了看娲蛇女皇,声音透着丝丝惊讶的道:“如此说来,娲蛇女皇竟然是为了它而来?”

说到这里,他话音一顿,微微沉凝了下,他眯了眯,继续道:“知道,你与我手中的这位男子,究竟有什么关系?”

“本皇与它有何关系,这一点你无需知道,现在,你只需知道,今日,你若是不放下他,你休想离开此地。”娲蛇女皇俏脸冰冷,声音中透着无尽的冷意。

“哼,好大的口气!想要留下我,恐怕你们还没有那个能耐···”冷冷地瞥了眼娲蛇女皇,那道赤金色的身影冷哼一声,满是不屑的道。

“有没有那个能耐,试过方知···”这时,禁制城主与娲蛇女皇齐齐开口道。

嗖嗖!

说完,两人身形一闪,立时朝着那道赤金色的身影,冲了过去。

“哼!”

虚空中,看着冲杀而来的两人,那赤金色的男子,轻哼一声,瞬间而动,带着一股狂暴的气势,直接迎了过来。

一场大战,立时再次拉开了序幕。

轰轰!

这一刻,周围的虚空,疯狂的震颤了起来,到处破灭连连,轰响不朽,一股股恐怖的破灭之气,冲霄而起,席卷万里虚空。

主宰九阶巅峰的修者,个个强大无匹,每一位,都是极度恐怖的存在,即便是说其翻手为云覆手为雨,也是一点不为过。

如此强者之间的对抗,每一击,都堪称是毁天灭地的,声势浩大,破坏力极为恐怖。

而今,足足七位此等的强者,齐齐大战,丝毫不做保留,其产生的威势,可小优视频为爱而生官网想而知···

毫无疑问,此刻,若不是有人,事先在此处设下了隔音结界,恐怕,如今的战斗,也已是轰动了整个大千世界了。

···

“好险,好险,幸亏我们事先在这方圆万里之地,布下了隔音结界,恐怕,眼下,我们早已经被千皇发现了。”山峰之巅,怔怔地望着远处的恐怖大战,一位身穿黑金皇袍的男子,忍不住长长的舒了口气,一双深邃地眼眸中,倏然闪过一抹庆幸之色。

“是啊···”闻言,一位身穿白金皇袍的男子,轻轻地点了点头,脸色微沉的道:“真的是没有想到,事情会发展到如此地步,本来以为是很容易的一件事,不曾想,居然会引来了四位主宰九阶的修者,真是出乎意料,此次,也幸亏是我们准备充足,不然,还真有可能会失败而回。”

“确实如此啊,谁能想到,会出现如此变故,不得不说,此次,还真是多亏了那道隔音结界···”场中,其他几位皇袍男子,纷纷点头,一阵唏嘘。

“这道隔音结界虽强,但却也无法坚持太久,短时间还行,但是,时间久了的话,肯定会被发现的,所以,眼下,我们必须速速战速决了···”这时,那位沉默了许久的紫金皇袍男子,突然摇了摇头,脸色凝重的道。

“嗯,没错,不如,我们再过去几位吧。”这时,有些皇袍男子,突然提议道。

“不···”闻言,那位紫金皇袍的男子,突然摇了摇头,反对道:“这次,我们全部出手吧。”“全部出手?”

此言一出,在场的诸位皇袍男子,齐齐一怔,满脸的惊讶之色。

“没错···”微微看了眼众人,那位紫金皇袍的男子,坚定的点了点头,道:“眼下,我们已经耽误了太长的时间了,必须要尽快结束战斗,不然,恐生变故···”

“嗯,也好,既然如此,”在场的其他皇袍男子,相视了一眼,齐齐点了点头。

言罢,他们齐齐隐藏了身形面目,继而,纷纷化作一道流光,快速的朝着场中,飞冲了过去。

很快,伴随着一阵光华闪过,他们齐齐出现在了场中,并排出现在了禁制城主等人的面前。

砰砰!

场中,几乎就在那十几道身影出现的那一刹那,原本正在疯狂激战的七位修者,纷纷对轰一击,随即,各自散开,分立两方。

此刻,只见禁制城主以及神天落等四人,齐齐立于羽皇等人的前方。

而三位周身缭绕着奇异光华的身影,则是退到了新出现的那十几道身影的旁边,与他们并排而站。

细细一数,他们刚好是十八位,十八位身影,皆是看不清面目与身形,他们各自笼罩于一种颜色不同的光华之中,静静地立于那里,身姿伟岸而又恐怖,远远望去,仿若十八道无上的尊神。

“十八位?竟然一次出动了十八位主宰九阶的强者?你们···到底是谁?为何要抓小皇?”

一一扫了眼那十八位恐怖的身影,羽皇等人面色齐齐大变,此刻,只见他们个个双眼大睁,一双双深邃的眼眸中,满是难以置信之色。

此刻,同样震惊的,还有禁制城主等人。

怔怔地凝视着眼前的十八道身影,此刻,即便强如他们,心中,都是忍不住生出了一种极度的苦涩与无力感。

因为,他们都是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对方的恐怖与强大,原先只有对方三位之时,他们尚都无法战胜对方,而今,对方的数量增至了十八位之后,他们,就更没有希望了···

只是,即便如此,他们也是不想轻易放弃,因为,他们知道,羽皇肯定不会轻易放弃。

“永恒仙主,不要再无力挣扎了,没用的,今日谁也拦不住···”这时,一个白金色的声音,突然开口道。

说完,他眸光一动,倏然看向了那位周身缭绕着赤金之光的身影,道:“你先走,带着它,速速回去···”

“想走,没那么容易!”闻言,禁制城主以及神天落四人,脸上齐变,异口同声的大吼了起来。

嗖嗖嗖!

吼声一落,随着一阵破风声传来,四周,瞬间出现了一批批着装各异的修者。

很容易看出,这些修者,应该是来自四个势力,此刻,只见他们一出现,便是分别堵在了四方,严严实实将那四周给包围了起来。

“哼,不知死活。”随着一声冷哼,那十八道恐怖的身影中,瞬间走出了四位。

他们,分别面相四方,淡淡地扫了眼眼前的修者,随即,齐齐而动,大掌一挥,伴随着,一阵凄厉的惨叫声,一瞬间,围在四周的所有修者,全都是爆炸了开来,化作了漫天的血雾。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