屋内。

九点多。

老太太的脚步声就停在沙发后不远处,董学斌和姜芳芳嘴贴着嘴虚掩着抱在一起,亲热地腻呼着。

半分钟。

一分钟。

两分钟。

老太太还没吭声。

毕竟刚刚俩人假装是没听到脚步声的,所以见姜母一直没动静也没有发出什么特别的声响,董学斌和姜芳芳也不能突然假装回头发现了姜母,那就有点假了,所以只能继续贴着嘴,装模作样地亲在一起。离之前接吻已经过了不少功夫了,姜芳芳方才擦了嘴,这下嘴唇上显然有些干燥,只是被董学斌擒住了下嘴唇有那么一些潮湿,其他地方都没沾上唾液,因为姜姐已经敲打董学斌不让他伸舌头了,这个吻稍微有些干巴巴的,不过还是让董学斌心跳坏了。

感觉真好。

真想多亲几个小时。

可是第二分钟的时候,后面忽然传来了细微的脚步声,渐渐远了,还听见了阳台门再次开关的动静。

老太太走了?

悄悄又回阳台了?

董学斌假装没听到,还在叼着姜姐的下嘴唇,唇上那肉肉呼呼的感觉很饱满,他还没过瘾呢。

然而姜芳芳却脑袋不动了,睁开了眼睛静静看着董学斌。

董学斌一直眯着眼瞅她呢,这下一瞧,也不好意思再下嘴了,咳咳了一嗓子。回头一瞅,“您母亲走了?”

“嗯,阳台活动去了吧。”

“呃,那这算是行了?”

“我妈应该信了。”

“咳咳,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

“咱们看看电视?”

“成,听您的,看什么都行。”

姜芳芳一欠身站起来。就走上去把电视打开了,挑了一个台后,她折身回了沙发坐下,把身子靠后在沙发背上,腿一翘,只裹着红色秋裤的一条美腿就搭在了另一只腿上,那秋裤蹦出的大腿弧度让董学斌不禁多看了几眸子。见她一只手也平放在秋裤的腿上,董学斌一看她。手一探就放在了姜芳芳手掌的上方。没有摸下去,也没有碰到,只是在她手上悬着。

“行吗?”董学斌问道。

姜芳芳侧头瞅瞅阳台,“可以。”

“那得罪了。”董学斌假客气了一声,就手一落,摸住了姜芳芳的手背,感受着她软软的小手儿。

姜母在家。

董学斌也有占便宜的理由。

手拉手在一起。一开始董学斌是没动的,就那么虚握着她。不过看着看着电视,董学斌手就渐渐紧了一些。将姜芳芳的手捏住,几分钟过去,俩人手心里都热出了些汗,董学斌一松,换了个姿势,五指分开错着插在姜姐的手指头里,握住她,姜芳芳眼睛望着电视屏幕,手上也轻轻回握。

因为脚步声传来。

姜母从阳台出来了。

……

时间过得很快。

转眼就从白天到晚上了。

因为董学斌不可能天天都来,为了让姜母这一次彻底相信,这一白天董学斌几乎都是和姜姐手拉着手的,松开的时间不多,姜芳芳那边也是这个态度,时不时挽住董学斌手几次,很亲昵。

傍晚。

吃过饭了。

董学斌抢着刷了碗后,仨人坐在桌前说话。

“小韬,饱了没有?”

“饱了妈,撑着了都。”

“呵呵,吃饱了就行,瞧给你瘦的,以前你可没现在这么瘦。”

董学斌看看表,“也不早了,妈,我先回去了,还有点工作上的事呢,改天我再过来看您。”

姜母一咂嘴,“要不然晚上别走了,再住一天。”

旁边的姜芳芳道:“明天就上班了,他还得忙呢。”

董学斌微笑道:“是啊妈,我以后也不是不来了。”

“行吧,行吧,那你一路上注意安全啊,芳芳,你把你男人送回去吧,要不让你司机过来。”姜母很操心,什么都想安排好了。

姜芳芳起身道:“他开车来的,我送他到楼下吧。”

董学斌看着她道:“你陪咱妈吧,不用出来了。”

姜母笑呵呵道:“妈这里没事,不用陪,要我说晚上你们小两口都回家去多好。”

“保姆今天来不了,得明天早上了,您一个人在家我也不放心,明天我再走。”姜芳芳还是那条秋裤的居家打扮,一天都没换过,她瞅瞅董学斌,伸手给他理了理衣服领子,真跟个妻子一样,“那你先回去,一会儿天该黑了,路上有积水,你开车小心一点儿,周一我再回家。”

董学斌心里有些异样,“好。”

“对了。”后面的老太太忽然指了指客厅的一个柜子,“小韬,芳芳的衣服和行李你给她拿回去吧。”

姜芳芳侧头道:“明天我自己拿吧,还没收拾呢。”

“没收拾就现在收拾呗。”姜母道:“明天你上班,总不能把行李拿单位去吧,多费事,小韬这不是回你俩机关宿舍吗?正好的事情,省得你明天再拿行李去单位下班还得把行李拉回去。”

董学斌也道:“对对,那我就手儿拉走,东西多吗?”

姜母过去拉开柜子门,“不多,就是一些衣服袜子的。”

姜芳芳和董学斌也跟了上去,董学斌没好往前走,姜姐则略微一停顿,还是上手帮母亲一块拾掇了。

“这个是你的吧?”

“嗯,我的。”

“保暖秋衣也拿走。”

“放着吧,现在也穿不上了。”

“那拿你家去,放我这里我还嫌乱呢。”

姜芳芳回了脑袋道:“我妈卧室柜子上面有个小箱子,空的,你帮我拿一下,我够不着,还得蹬椅子。”

“行嘞。”董学斌就去了,把空箱子够下来,摊开去卫生间擦了擦上面的尘土,这才拿给她们娘俩。

“装一下?”

“好,我装吧。”

“嗯,这个带走。”

董学斌就接过老太太和姜姐递过来的东西,一双黑高跟鞋,两条浅肉色的连裤丝袜,一条深肉色的短款丝袜,一身儿昨天刚晾干的白色内衣裤,两件衬衫,一身秋裤秋裤,还有一条西裤。东西不多,但件数不少,而且很多都是女人比较敏感的衣物。一开始姜姐拿着她内衣裤本来想弯腰自己装的,但身旁姜母叫了她一声问她要不要鞋垫,姜姐那边一停,董学斌也就顺手拿过来替她装好了,姜芳芳回完母亲的话后看了董学斌一眼,也没说什么,后来的丝袜和一包没开封的卫生巾也就递给了他,董学斌才第一次看见姜姐是用什么牌子的,小品牌,没听过。

一件接一件。

董学斌给姜姐都装好了。

弄完了这些,最后姜母还从厨房死活拿了半袋子苹果和一罐子蜂蜜,非要给董学斌拿回去让他们两口子回头吃。

“谢谢妈。”

“行了,回吧。”

“嗳,有事您打电话。”

“我能有什么事啊,你们有空回来看看我就行。”

“您放心,肯定的,那我走了,妈再见,给您买的牛奶您记得喝。”董学斌挥手跟老太太告辞,拿上那个也不算很重的小行李箱子提在手里,然后董学斌看向了姜芳芳,“你别出来了。”

姜芳芳嗯道:“开车慢点。”

董学斌说了声好,转身走了,下到二楼楼梯的时候还听楼上传来姜母的声音呢,让他每天早晚冲蜂蜜水,什么对身体有好处。董学斌赶紧对着上面的楼道答应了几声,然后才听门关了。

楼下。

昨天雨大,路虎被洗的很干净。

看了眼天边的夕阳,董学斌拉门上了车,将箱子扔到后面后把车开出小区,点上支烟长长出了口气,他的任务完成了,总算帮姜姐过了一关,唉,昨儿到今儿真是神奇的一天啊。董学斌一边开车一边唏嘘了几声,抬起手闻了闻,上面似乎还残留着姜姐手上和腿上的气味儿。

……

八点钟。

天黑下来了。

县委家属院,董学斌拉着箱子上了楼,因为没有姜姐家的钥匙,行李只能先放在自己这里了。

屋内。

董学斌吧唧一声打开灯,稍微有些累地往沙发上一坐,拉开箱子拉锁就将里面的苹果和蜂蜜取了出来,将箱子扔到自己卧室的墙角,蜂蜜搁在冰箱上,洗了个苹果的董学斌便躺在了卧室床上,吭哧吭哧地吃起来。

有点累了。

今天早睡会儿吧。

董学斌简单洗漱了片刻就钻了被窝睡觉。

可半个小时过去了,董学斌脑子里还都是姜姐身上和嘴唇的柔软呢,总也静不下心来,闻闻手心,姜姐的味道也没了,洗漱时冲水了。董学斌烦躁地翻了几个身,鼻子里没味儿,心也不静啊。

对了。

姜姐的箱子。

董学斌想起来了,咳嗽了咳嗽,一身秋衣的他下了床把箱子翻开,瞅瞅里面姜姐的几条丝袜和内衣秋衣,干脆全都给拿了出来,明天再放回去姜芳芳肯定也不会知道,于是董学斌就把一条丝袜和一身白色内衣裤搭在了床头,另条丝袜放到了床尾,秋衣秋裤则卷在了自己枕头边上。

衣服虽然都是洗了的,但还是有姜姐的味道。

扑面而来。

香甜甜的气息。

董学斌心中一静,很快就美滋滋地睡下了。(欢迎您来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美女裸身视频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