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见老妈的对象

汾州市。

市招商局办公楼门口。

董学斌一边接电话一边往车上走,“您好,哪位?”

“小斌,是我。”老妈栾晓萍道:“你在哪儿呢?”

董学斌笑吟吟地一拉葡萄视频下载车门上了凯美瑞,关上门,道:“不是跟您说了吗?今天去市里开会,刚完事儿,正准备吃个饭就回县里呢,怎么了?您上我那儿去了?不对啊,这号码是手机号?您买手机了?”

栾晓萍支支吾吾道:“老杨……老杨早上刚送我的。”

董学斌无语道:“您也跟市里呢?又找老杨去了?嘿,我说您矜持一点行不?怎么老是您大老远的往市里跑啊,他咋不找您来?”

栾晓萍埋怨道:“你别瞎说,老杨工作忙,他派车接我的。”

董学斌酸溜溜地摸了摸方向盘,“您可倒好,有了对象忘了儿子,我给您打了那么多钱让您买手机买手机的,后来也说送给您一个,得,您还不要,怎么现在老杨同志一送您倒收了啊?”

栾晓萍被逗乐了,“人家都买了,你不是没买吗?”

“得学斌翻白眼道:“赖我行不?下回我给您买东西也不问了,直接给您买回去再说。”

“妈啥也不缺,你别瞎花钱。”娘俩絮叨了一会儿,栾晓萍忽然道:“小斌,你现在有没有空?上次不是说好了跟你杨叔叔见个面儿的吗?我看他的意思也挺想见你的,今天周六,他也休息,正好你跟市里,你下午要是没事的话,咱们一起吃个饭?我把你杨叔叔家地址告诉你?你直接过来?”

董学斌明显感觉出,这么多天过去了,老妈和老杨的关系好像又近了一步啊,“您昨晚上住他家了?”

栾晓萍慌忙道:“没有,瞎说什么呐。”

“行行,我现在就过去。”

“嗯,那你记一下地址,对了,门卫要是不让你进,你就打妈电话,妈下去接你。”

“还有门卫?高档小区?老杨同志做什么生意的?挺有钱的嘛?”董学斌把地址手写在手机上,突然,他眨巴眨巴眼睛,愣住了,“咦,这地址眼熟啊,妈,我怎么看着像市委家属院的地址啊?”好歹当局副局长的时候也来市里开过几次会,这点见识他还是有的。

栾晓萍一迟疑,“嗯,你杨叔叔是组织部的领导,妈也是最近才知道。”

“什么?”董学斌目瞪口呆,“市委组织部?老杨跟什么部门?”

“人家都叫他部长,妈也说不清楚,应该是一把手。”

闻言,董学斌倒抽了一口凉气,是真被惊住了,“妈,您可真行,市委组织部部长?那是市委常委啊,副厅级,我们向看见了都得陪着笑脸,我去,真是组织部一把手?他怎么看上您了?”

栾晓萍一下就不高兴了,“老杨没你想得那么俗气。”

董学斌知道说错了话,忙道:“呸呸,瞧我这张嘴,妈,我不是那个意思啊,您那么漂亮,性子那么好,看上您是他眼光好。”

“就会胡扯,呵呵,妈漂亮啥啊。”

董学斌哄了老妈几句后,还是有点不敢相信,“真是组织部部长?”

栾晓萍不耐烦道:“老杨就是老杨,你老揪着这个问干啥?妈挂电话了啊!”

“哎呀,急什么啊,行行,不问了,那我这就过去。”

放了电话,董学斌一连拍了五下脑门,心情非常复杂,末了他干脆给罗海婷打了一个电话,“喂,罗大姐,是我,正吃饭呢?”

罗海婷微笑道:“没吃呢,刚洗完菜。”

“哦,是这样,市委组织部部长是谁你知道吗?”

罗海婷有点奇怪,心说这个谁不知道啊,一想到董学斌是空降下来的干部,就恍然了,低声道:“是杨兆德杨部长。”

果然是!

董学斌一呼气,“今天突然听人说了句,没事,就是随便问问,不打扰你做饭了。”

收起手机,董学斌把车开出了招商局大院,直奔市委家属院。

路上他考虑了很多,毕竟见过了太多官场上的腻味事儿,董学斌对老妈跟杨兆德在一起还是有些抵触的,人家官那么大,而董学斌家只是平头百姓,人家能把你当回事儿吗?门不当户不对啊。不过转念一想,董学斌第一次有点佩服起老妈来了,平时看着老妈蔫出溜的不显山不露水,好嘛,这稍一不留神就把一个市委常委给迷住了?老妈啥时候这么大本事了?俩人真的是缘分到了?

瞎想了半天,董学斌干脆也不琢磨了。

不管怎么样,先见见老杨再说,要是老杨真跟孟祥麟那种人一样,那董学斌就算跟老妈撕破脸也不能答应他俩的事儿。

市委家属院。

车子一近,一个门卫就看见了他,伸手拦了一下。

董学斌理也不理,直接往里开,还按了按喇叭。

门卫愣了愣,一看这位的气势,手犹豫着顿了顿最后还是放行了,敢跟市委家属院门口按喇叭的人,一般都得有点底气。

这是董学斌第一次来这边,做为延台县上一级政府,这里自然比他们县的家属院环境要好上许多,里面楼不多,大约四五栋板楼,颜色各异,每个楼和每个楼之间也比一般的小区楼距远了好几倍,这里有健身场所,有活动空场,还有片儿将几栋楼都围住的大花园,春节挂上的红灯笼也没有摘掉,还残留着些许过年的气味儿。

一栋灰楼前,董学斌停车上楼。

一层……

两层……

三层……

侧头一看,董学斌吸了口气,按下了门铃。

叮咚叮咚……门咔嚓一响。

开门的是栾晓萍,“来了?怎么这么慢?”

“路上买了点东西。”董学斌扬扬手里的水果,第一次来人家总不能空着手。

栾晓萍欣慰地笑了一下,拉着儿子的手让他进屋,“老杨,小斌来了。”

这是个三居室,装修很上档次,家居摆设上厚重的气息很浓。走过门厅进了主客厅,董学斌也没看到杨兆德的身影,正等他想嘀咕一句呢,厨房里忽然传来些许动静,一个中年人慢悠悠地走了出来。这人一脸和蔼的笑容,浓眉顺眼,长得很亲和,腰上系着一条白围裙,好像在做饭。

这就是市委组织部部长?

董学斌心中一怔,实在跟他想象中的差距有点大。

杨兆德慈眉善目地看看董学斌,微笑道:“这就是小斌啊,好,一表人才,怪不得年纪轻轻就是一局之长了呢,嘿,来就来还拿什么东西?你啊,太客气了,下不为例啊,呵呵,快坐。”

栾晓萍小意地瞅了眼儿子,“这个你叫杨叔叔。”

杨兆德呵呵笑着摆摆手,“没那么多讲究,叫我老杨就行了。”

“那怎么行。”董学斌干笑着咳嗽一声,道:“杨叔儿。”

之后大家又随便聊了几句闲话,毕竟是市领导,董学斌说话还是有那么一点拘谨的,不过杨兆德那和蔼的样子确实让董学斌的第一印象很好,没什么官架子,还系着条大围裙,很难想象这人就是市委组织部部长,当然,董学斌也知道如果今天来的要是杨兆德的下属或同事,他肯定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和打扮,看得出,杨兆德为见自己是花了心思的,这说明人家很重视老妈啊。

“哟,净顾着说话了菜还没切呢。”杨兆德站起来,“你们娘俩聊。”

栾晓萍拉了他一把,“你歇会儿,我炒菜。”

杨兆德笑道:“呵呵,我就做饭这么点儿爱好,你可不能给我剥夺了啊,你今儿也好不容易休息一天,陪小斌说说话。”

栾晓萍不干,“昨儿晚上饭就是你做的,你也……”说到这里慌忙住口,脸红了红,赶紧一路快走进了厨房,“你们看电视,饭我做,都别争了。”碰的一声,厨房门被栾晓萍关上了。

董学斌暗暗一瞪眼,心说老妈昨天果然住老杨家了!俩人发展够快的啊!哼,还说什么早上老杨派车接到市里的,老妈也会编瞎话了。

客厅就剩了他们俩人。

沙发上的董学斌坐的很正,也不知该说什么好。

杨兆德从茶几上摸出一包中华烟给他让了让,见董学斌不抽,他就笑着把烟放下,“呵呵,腰板挺那么直干什么?又不是见领导,别那么紧张,要说紧张也该是我紧张啊。”他玩笑般道:“我跟你母亲的事儿还得征求你的意见呢,晓萍可跟我说了,现在你们家的事情都是你做主。”

董学斌心说您俩八成都睡一起了,我还做什么主啊我。

对杨兆德的印象虽然不错,董学斌也没有轻易表态,岔呼了一句后,道:“杨部长……”

“什么部长部长的。”杨兆德打断道:“就咱爷俩,叫老杨!”

“咳咳,那哪儿好意思啊。”

“有什么不好意思的?没那么多客道。”

一听,董学斌也豁出去了,“行,那我就壮胆儿叫您老杨了?”

“这就对了嘛,呵呵……”

……

急求推荐票!老尝谢了!

……ro!~!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