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姑奶奶,你这不是为难我吗,我现在连一点法力都没有,拿什么救啊?”

“人是你们打进去的,当然也要你把他们救出来!”

“北狄是我打进去的,可是我不想救,你说怎么办呢?”危走出来看着千瑶耍赖般说道!

“你是谁?我父亲北狄是被你打入地狱的?”

“是啊!”

“那你就拿命来吧!”千瑶说完便飞了上去,对准危的脑袋就想打出一掌!

可是危却把北巫横在自己面前,千瑶一看到北巫,立刻停止了手中的巫法,站定了说道:“你把我北巫叔叔放开!”

“放开他很容易,只要你把解药给牛头马面,我立刻放了你北巫叔叔!”

“好,你先放了我北巫叔叔,我立刻给他们解药!”

“我不相信你,你先给牛头马面解药,否则我把北巫也扔到地狱去!”

“你敢!”千瑶急切的说道。毕竟当初扔北狄下地狱的时候千瑶不在场,如果现在把北巫扔下去,那千瑶不把地府搞的天翻地覆才怪!

危笑眯眯的走到地狱那里说:“我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,而且没有朋友,没有亲人,我现在把北巫扔下去,不管你去杀谁我都不会放心上的,所以你现在拿解药给牛头马面,我放了他这也算是公平交易,若是不然,我没了耐性,后果可就不好说了!而且你也不一定能打得过我,就算你能打过我,我从你手中轻易逃脱想必也很正常吧!”

千瑶想想危的话,确实在理,于是二话不说,随手扔给牛头马面两粒解药说道:“把这个吃了,不仅可以恢复法力,而且还能把你们体内的婴虫杀死!”

然后又看着危说道:“解药我已经给了,快点把我北巫叔叔放了!”

“他已经多活了五百年了,纵然是魂魄长期寄在一个早已死去的身体里,也是行尸走肉般活着,我估计现在的魂魄留着也没什么用,还不如扔到地狱呢!”

牛头马面运了运气,觉得好多了,走到千瑶身边说道:“姑奶奶啊,我实话告诉你,现在北巫的魂魄没有一点意识,他本身已经受到太强的阳气了,所以现在非常虚弱,就算是给他投胎转世,下辈子也是白痴,也活不多久就会夭折,我劝你不要为了一个魂魄大费周折了!”

“不行,他是我北巫叔叔,也是我的父亲,我不能就这样不管不问!”然后又指着危说道:“快把魂魄给我放下,否则我一定会杀了你!”

“你杀了我也没用,再说你也没这个本事!”危依旧耍赖。

“是吗,那我就先杀了你身后那个人!”

危还没反应过来,千瑶双手一挥,地府瞬间变得昏暗起来,什么都看不到了,过了一会才发现千瑶手上却抓着北诀!

千瑶看着危说道:“这个人是你带到地府来的吧,如果用他换我北巫叔叔的魂魄,不知道你愿不愿意?”

“我说过,没有人可以威胁我,我也不受任何人的威胁!”

“那好啊,那我倒要看看你会不会妥协!”千瑶看着牛头马面,大声喝斥道:“你们两个给我说说一个人类被扔进地狱会怎么样?”

牛头马面战战兢兢,看着千瑶,又看了看危说道:“若是一个人被打入地狱,先是肉体受尽十八层的折磨,最后肉体和灵魂分离之后,灵魂再次受十八层之苦,就是说一个人类打入地狱,要比大奸大恶之人多受一倍的痛苦!古往今来,没有一个人被打入地狱过,因为他们在知道打入地狱之后的痛苦的时候,很多人选择了魂飞魄散!”

牛头马面说完这些,北诀心里暗暗叫苦:不是说好只是来玩玩的吗,为什么会玩下地狱呢!

千瑶冷笑着看着危说道:“怎样?现在再给你一次机会,你到底要不要换!”

“我说的很清楚,你左右不了我,但是你要想清楚,你手里的那个人和我没有半点关系,所以我不会心疼,可是我手里的却是你亲近的人的魂魄,你倒真舍得让他去和你父亲一样去受罪!”危说这些,只是想彻底激怒千瑶,看看千瑶的力量究竟有多强大,毕竟千瑶日后也是一个棘手的敌人!现在先有所了解一下也是好事!

千瑶看着心狠手辣的危说道:“好,既然你不愿意,那我也不说什么了,我北巫叔叔有这个人的陪伴,在地狱也不会太寂寞,既然你如此狠心,连自己的朋友都不管不救,我也就成全你!”

危看着千瑶,并没有说话,牛头马面看着危,也是一脸无助的表情!

千瑶又说道:“别说我不给你机会,我喊一二三,你若真的不愿意交换,那我们就一起把他们打入地狱!”

危依旧没有说话,而千瑶已经明显表显出那分焦躁和不安!

“一!”

“二!”

“三!看来你真的够狠心,那也别怪我无情了!”

千瑶说完便打算把北诀扔下地狱,北诀一脸茫然和害怕的神情,多想这一切都只是个梦,就在这个时候醒来多好!

可是......

“慢着,我想了想,我要你北巫叔叔打入地狱对我并没有好处,我同意和你交换了!毕竟那个人类是我带来的!”

千瑶那颗高悬的心终于放了下来,虽然嘴上那样说,但是那毕竟是自己的北巫叔叔,被打入地狱还真的于心不忍,现在对方终于开口妥协,自己还真松了一口气!

不过这个时候最应该庆幸的事北诀,毕竟自己不仅捡回了一条命,而且还免去了受两次十八层地狱的苦!

千瑶依旧装作若无其事地说:“你不觉得这个时候突然妥协太晚了吗?”

“太晚了?我看你也好像也不敢扔吧,毕竟把他打入地狱对你一点好处也没有!”

“不管有没有用,我现在改变主意了,我不想轻易就这么放过他!”

“是吗?那你还想怎样?”危露出玩味的笑容说道。

“很简单,要我放过他很容易,你不仅要把我北巫叔叔的魂魄交给我,而且还得把我父亲的魂魄从地狱里救出来!”

“哈哈哈哈!我说你还真会做生意啊!你怎么不加上把阎王的位子让给你啊!”

“你笑什么笑,你说你到底同不同意啊?”千瑶急躁的说,她多想危同意啊!

“那你觉得用一个人类,换了北巫的魂魄,而且再加上你父亲的魂魄,还要从地狱里救出来,对我有什么好处?我说过,一个人类我根本不放心在上,如果你觉得好玩你尽管把他扔下去!”危冷冷说道,毕竟千瑶的条件太离谱了!

千瑶气的不知道说什么好,北诀更加欲哭无泪,好不容易事情有了转机,为什么又重蹈覆辙了!为什么玩到底自己还要下地狱!

千瑶看着危说道:“那你说怎么交换?”不要钱

“很简单,用你手中的人换我手中的魂魄!”

“不行,我来到这里的目的是救我的父亲,可是现在却为这个事折腾了大半天!你肯定要补偿我的!”

“和我有什么关系,我又不救我的父亲!你就说换不换吧!要是不想换,就赶紧扔下去,我才不愿意一直在这给你执拗下去,你看那油锅里炸的鬼,我看着就恶心!”

千瑶看着那油炸的鬼,忽然想到自己的父亲会不会也受这样的罪!于是便大声说道:“好,现在就换!”

“我把北巫交给牛头,你把人交给马面,让他们还给我们对方!”

“好!”千瑶把北诀交给马面,并说道:“敢耍什么花样,我定要你们好看!”

危也把魂魄交给牛头,并说道:“把这个魂魄给我留下,我还有用!”

“啊?你想干什么,这魂魄已经变成白痴了,没有多大的作用了!”

“我想把他打入地狱!”

“什么?那女子会疯的,她的力量是很恐怖的!”

“我就是要她疯,要她愤怒,我就是要看看她的力量到底多强,毕竟她以后可是我的一个敌人!”

“好吧,我尽量吧,到时候接手的时候,你一掌就能把他打下去!”

“我知道,不过我希望你们能替我把北诀带到一个安全的地方,毕竟一会打起来,难免会伤及无辜!”

“嗯嗯,我知道了。!”

“麻烦你了,只不过又要把你们地狱搅得天翻地覆了!”

“跟我们还客气什么,再说地狱哪天不是天翻地覆的!不过你要记住,可不能把那些小鬼给我放出去了,要不然六界可是一场大灾难!”

危点点头,看着千瑶说道:“听说你师父是灵山十巫?不知道你学了你师傅的多少本领!”

“学的不多,但是对付你已经足够了!你最好别耍花样,要不然我一定把你们僵尸一族杀个干净!”

危一听,并不恼怒,看着千瑶说:“我们僵尸一族,虽然人数不算多,但是就凭你恐怕还没有这个本事!就算是你师傅在这恐怕也不敢口出这么狂的话!”

“是吗?你要知道,你们的荒祖还在我们灵山封印着呢!我相信你们这些余孽,也是同样不堪一击!”

这个时候,牛头马面已经走到了交换的位置,危听完千瑶那刺耳的话恶狠狠地说道:“不堪一击?我倒要见识你如何把我打得不堪一击!”

话刚落地,危对准北巫的背影,打出重重的一掌,北巫被这一击打得飞起来,径直飘向地狱之中,千瑶反应过来,大叫一声:“北巫叔叔!”便立刻飞了上去,飞到地狱的边缘,手指却只与北巫触碰了一下!千瑶就趴在地狱边缘,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北巫叔叔被打入地狱!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